首 页  学校概况  校园新闻  校务监督  教学管理  德育经纬  教育科研  依法治校  良辅文化  党建工作  STEAM课程 学校微门户
良辅文化
良辅故事
活动计划
活动快报
太仓昆曲
幽兰吐芳
雅韵新声
曲苑缀英
成果展示
昆曲鉴赏
最新动态
重要活动
本站公告
  良辅故事
首页
 > 良辅文化 > 良辅故事
 
昆曲创始太仓——凌鼎年
发布日期:2014-06-19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本文发表于《艺术史话》

昆曲创始太仓

凌鼎年

  昆曲因历史上叫过昆山腔,有人顾名思义地认为昆曲乃昆山之曲,其实有误。昆曲应该创始于太仓。何以为据呢?我们不妨来看一看昆曲发展的历史。

元末,顾坚等人把流行于昆山、太仓一带的民间土腔加以整理加工改进,因顾坚是昆山人,就称之为“昆山腔”,这在魏良辅的《曲律》(又名《南词引正》)、周元的《泾林续记》中都有记载。当时的昆山腔被称之为南戏四腔之一,与海盐腔、余姚腔、弋阳腔并列。但由于南北文化的差异,传播手段的有限,昆山腔也只仅仅流传于苏州一带,是一种地方戏曲。

  如果尊重历史的话,有一个事实必须指出:昆山腔与后来的昆曲确有渊源关系,但并不是一回事,昆曲是一种新声新腔,是创造性的,当然,昆曲借鉴了昆山腔的某些成分。这也无须讳言,但两者毕竟是不能等同的。

  创制昆曲的是一代戏曲音乐大家魏良辅,这是历来公认的不争事实。魏良辅,字尚泉,豫章(今江西南昌)人。因魏良辅长期寓居太仓南码头,整个研究、创制工作都是在太仓南码头完成的,故昆曲历史上又称“南码头曲”。

  元明时,地处娄江畔的太仓南码头(即今江苏太仓市南郊镇辖区),是个重要的商埠码头,热闹非常。当时,置海运仓于南码头的南仓旧址,号称“百万仓”、“天下第一仓。因是皇帝粮仓所在地,是漕运的始发港,自然有重兵把守。这些守军兵士,有南人有北人。由于古代交通不便,交流不便,南北方的文化有很大差异,生活习俗也各不相同。南人北人杂处的现象,客观上为南北方文化交流提供了某种便利。据我从事历史教学的弟弟凌微年的研究考证,当时太仓南关驻军讲究吹拉弹唱,西关驻军则偏爱拳脚武术。因此太仓流传“西关莫动手,南关莫动口”的说法,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南人与北人的某些区别与特点。

  元明时的太仓南码头,尽管经济已相当繁荣,但文艺活动毕竟不能与现代相比,戏曲仍是主要的娱乐之一。而太仓南码头正是个南北曲交汇、善曲善歌的地方。这给爱好戏曲音乐的魏良辅,提供了良好的创作氛围与多种的民间营养。

  据说魏良辅到太仓后,开始时,选择主攻北曲,曾一度专心研习,但北人王友山比之更精通北曲音律,他自叹不如,遂改为钻研南曲。由于他曾对北曲下过一番功夫,使他能清醒地认识到南北曲各自的长处与短处。他的目标是取南北曲之精华,克服南北曲之不足,创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新腔新曲调来。这不是一曲歌,激情来时可一挥而就,魏良辅进行的是一个庞大的工程,他创制的是一个全新的戏剧体系。据地方志记载,魏良辅足不下楼十年”,一心一意研究昆曲,谱写了一叠又一叠工尺谱。这中间,魏良辅常请南关驻军中一位擅长戏曲的军官过云适到家中来切磋。他见祖籍安徽寿县(一说河北)的张野塘善弹三弦善唱北曲,即引为忘年知己,竟不顾他是获罪谪发太仓的卑微身份,把他尊为上宾,常与之谈艺论曲,成为高山流水式的知音,后来还把女儿嫁与张野塘,爱才如此,实乃少见。

  魏良辅因得到过云适、张野塘的帮助,怀着十年磨一剑的决心,在研究、比较昆山腔、海盐腔、余姚腔、弋阳腔这南戏四腔的基础上,吸收其营养,推陈出新,自创出一种新腔,此新腔的特点是曲调舒徐宛转,有“水磨腔之称,令闻者耳目一新。

  那么,这新腔与原来的昆山腔又有何区别呢?

  熟悉戏曲的读者可能知道,南曲的特点之一就是清丽婉转,用现代语说,无非嗲、甜、糯。魏良辅“转喉抻调,度为新声”,使之在南曲基础上,又吸取了北曲激越高爽的长处,这样,柔中有刚,刚中有柔,既有小桥流水,也有大江东去,该高时响遏行云,该低时如诉如吟,有张有弛,舒缓流畅,给人一波三折、余音绕梁之感,真所谓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哪得几回闻”,即便那些老乐师与梨园行家也无不啧啧称奇称绝。

  戏曲,第一是唱腔,第二是表演,第三是伴奏。昆山腔以弦索为主,魏良辅觉得太轻柔,就把北方戏曲常用的笛、箫、笙等也引入伴奏,并与锣、鼓、板等结合使用,众乐集成,浑然一体。不久,昆曲遂独步东南,胜过北曲,时人周在浚有诗曰:”赖老琵琶奉武皇,流传南内北音亡。如何近日人情异,悦耳吴音学太仓。

  当时,民间还有“太仓弦子擅东吴的说法,说的就是素工弦索的张野塘在魏良辅支持下,改革原来的北方三弦,制出了一种适合昆曲使用的弦子,后来成为昆曲的主要伴奏乐器之一。

新腔昆曲一经问世,立即受到文人雅士的交口赞美,可用“不胫而走四字来形容。北曲相形见绌,弋阳腔、余姚腔、海盐腔也难敌富有生命力的新腔,于是昆曲很快风靡吴中,流传开去。

在这里,不能不提到昆山人梁辰鱼(字伯龙),他对昆曲的推广是有贡献的。当时,他创作了一部名为<浣纱记>的传奇剧本,正好用魏良辅的新腔昆曲来演唱。魏良辅在表演上注重了动作的优美,舞蹈性强,形成了特有的风格。于是,昆曲走向了舞台,面向了大众。平心而论,梁伯龙对昆曲的发展与传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<圆圆曲>的明末清初大诗人吴梅村(太仓人)有诗云:“里人度曲魏良辅,高士填词梁伯龙”,说得再清楚不过了。

  昆曲的全盛时期是康熙、乾隆年间,那时,梨园唱的与淮盐雅部流行的都是昆曲,昆曲也就成为全国最有影响的戏曲,形成了完整的民族戏曲表演体系,成了我国戏曲中的一朵奇葩,对许多地方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